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福建美食

“制造”新首富背后:宁德时代的进击与隐忧_湃客_澎湃新闻-The Paper

时间:2022-09-19 来源:福建热线
从福建农村考学到上海,从外企闯荡到创办宁德时代,曾毓群的人生自由选择都离不开“赌性”二字。他曾率领宁德时代,超越动力电池日韩分天下的现状;又在守业之外,向产业上下游伸延。新能源风口下,动力电池赛道新的老玩家挤迫,宁德时代的时代还有多久?作者 | 芦依 编辑 | 于惠如

被“李氏家族”霸榜20余年的香港首富榜,开始经常出现新面孔。

据《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截至5月3日数据,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名列升至全球第42名。通过瑞廷时代持有宁德时代近25%的股份,曾毓群身价约345亿美元,个人财富一度多达李兆基(321亿美元)和李嘉诚(344亿美元),问鼎香港首富。包括曾毓群本人,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宁德时代有9人位列其中。

公开发表信息显示,曾毓群出生于1968年。从福建农村考学到上海,从外企打拼到创立宁德时代,曾毓群的人生自由选择都离不开“赌性”二字。他曾带领宁德时代,超越动力电池日韩分天下的现状;又在守业之外,向产业上下游伸延,探寻电池及以外的生意。

由于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随企业股价、市值实时变动,截至新闻报道,香港首富重又重返李氏家族手中。

虽然交回了首富接力棒,但在一众地产豪商中,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的造富故事更贞有所不同。这位新首富的出现,为中国在新能源汽车,特别是动力电池领域的弯道转弯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

曾毓群曾公开发表回应:“日本人发明者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世界第一”。

宁德时代的营收、装机量都证明了他的热情。宁德时代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表明:今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构建营收191.67亿元,同比快速增长112.2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快速增长290.5%。

但随着新能源火热,无论是电池厂商,还是整车厂都射击了动力电池赛道,这也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更严峻的竞争下,宁德时代的“时代”还有多久?

1

新能源“造富”

2021年,资本市场仅次于的风口,当科新能源及智能汽车。

受资本热捧,美股特斯拉一年内股价涨幅多达700%,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车企市值翻番,新造车企业领头人身价也暴涨。

不同于国内外新造车、传统势力之间的较量,宁德时代是这些企业背后的“隐形巨头”。

作为全球头部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不仅为特斯拉等新造车代表供货,还与飞驰和本田等传统车企合作。国内新造车三家企业也自由选择了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

随着新能源的疯狂,这家幕后巨头也开始踏上台前,获得资本关注。例如,在2020年清仓蔚来后,高瓴资本转而重仓宁德时代,股份了100亿元的定增。

而在动力电池装机量不断提高下,宁德时代的股价从2019年年底的106.18元暴涨至当前的384元。东方财富数据表明,宁德时代最新市值达8945亿元人民币。宁德时代5月6日最新市值,来源东方财富

在风口和资本的加持下,宁德时代也兴起了一批亿万富翁。

除了曾毓群本人以外,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还有8位来自宁德时代的亿万富翁,这一数量甚至多达了谷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

根据他们持有的宁德时代股份计算出来,还包括曾毓群在内的9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合计近720亿美元。

多达,除了董事长曾毓群之外,联席副董事长黄世霖和李平的净资产分别为147亿美元和66亿美元。早期投资者裴振华净资产约85亿美元。

另外5位分别是:Zhao Fenggang(身价24亿美元)、吴凯(23亿美元)、Wu Yingming(19亿美元)、 Chen Qiongxiang(18亿美元)和Chen Yuantai(13亿美元)。除Chen Qiongxiang是早期投资者之外,其他四人都在宁德时代兼任高管职位。

2

“赌性”往事

自2011年创办至今,宁德时代的崛起仅在十年之间。

短短十年成长为动力电池供应商巨头,宁德时代的崛起离不开创始人曾毓群的鲜明个性——崇尚“赌性”。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记述有关曾毓群的一桩回忆。据一位早年投资宁德时代的人士认为,在参观时看见曾毓群办公室墙面上的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疑惑为什么不挂“爱人拼才会赢”。而曾毓群的答案是,“光拼是过于的,那是体力活;赌博才是脑力活。”这种“赌性”贯穿了曾毓群的创业经历。

曾毓群出生于福建农村,现在是中国香港居民。他17岁毕业上海交通大学的船舶工程系,1989年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企,在国企仅腊了3个月,曾毓群就自由选择去东莞的外资企业打拼。此后十年,他都在日企TDK旗下子公司新科磁电厂“历练”。较好的工作展现出,让曾毓群获得了管理层的认可。

1999年,受管理层邀,曾毓群开始做到电池涉及的创业项目——在香港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ATL”)。ATL主要做到手机锂电池,凭借高性价比,ATL于2003年转入苹果供应链,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并逐渐发展为全球仅次于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

回忆起去做到电池项目的决定,曾毓群曾回忆道,“这几乎是一种冲动。”

后来,因当时政策规定动力电池不能仅有外资生产,2011年ATL将动力电池事业部分拆出去,在宁德另成立了一家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几番股权调整后,宁德时代成为纯粹的中资企业。

在手机电池行业取得一定成绩后,曾毓群也认识到了新能源汽车行业对动力电池的匮乏。因此,新成立的宁德时代,开始专心动力电池研发。

彼时,动力电池市场还是日韩的天下,而国内电池企业都在低端的磷酸铁锂市场徘徊,不敢向更高端的三元锂电池会合。但宁德时代选择双管齐下,既生产价格低廉的磷酸铁锂电池,也去探索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

2011年,华晨宝马向宁德时代递去了第一根“橄榄枝”,沦为宁德时代第一个汽车客户。宁德时代生产的第一款动力电池就搭载在华晨宝马的新能源车上。

曾毓群也曾指出,能和华晨宝马合作“是运气比较好”。

“我们一开始做到动力电池的时候,就是跟宝马合作。宝马本身是国际化的公司,所以你的产品在他的中国产品中可以用,在他的德国产品中也可以用。”

据AI财经社报道,2016年,政策开始补贴高续航的动力电池,以三元锂电池为主,宁德时代是当时唯一可扶植的目标。

在政策红利下,宁德时代打破了动力电池由日韩分天下的现状。2017至2019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已经全球第一,而LG化学、松下、三星等企业已经被超越。2018年6月,宁德时代登岸创业板,当前市值已多达9000亿。

宁德时代在海外市场的前进也十分迅速。例如,截至2020年1月,宁德时代在欧洲几乎没开展业务,但在2020年底,它已成为欧洲第四大电池供应商。

过去几年,磷酸铁锂电池在与三元锂电池的竞争中败给,截至2019年,三元锂电池已经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动力电池的路线之争本已落下帷幕,但随着三元锂电池频频经常出现自燃事故,磷酸铁锂电池势头又起。

4月9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回应,宁德时代在未来3至4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生产能力占比,三元锂电池的生产能力则不会逐渐减少。

在主营业务上,宁德时代不断调整着电池的技术路线。更是通过合作或投资,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

早于在去年8月,宁德时代就公告称,将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投资,金额约190亿元。4月27日,宁德时代又称,计划在未来一年内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投资总额同样不多达190亿元。

在扩充品类方面,宁德时代最近与此前渊源颇深的ATL签订了两份合资合约,拟共同出资设立两家合资公司,主营应用于家用储能、电动两轮车等领域的中型电池,两家合资公司的投资额合计达140亿元。

除此以外,宁德时代更是在探索动力电池以外的新生意。

在日前上海交通大学建校125周年企业家高端对话上,曾毓群曾和校友沈南鹏展开对话,谈到了宁德时代在“碳中和”概念下能做到的事。

“除了以动力电池为核心、谋求替代移动式化石能源以外,宁德时代还希望在储能和发电领域与新型太阳能电池结合,将固定式的化石能源替换;此外在一些比如挖矿、钻井和碎矿石、运矿石等领域,宁德时代也期望能与智能化和电动化企业合作,构建无人化运作。”

3

巨头的荣光与主因

崇尚“赌性”的曾毓群颇具自信。他曾公开发表回应:“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到世界第一”,“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宁德时代的财报数据指出,曾毓群有自信的资本。

4月29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表明,宁德时代一季度构建营业收入191.67亿元,较去年同期快速增长112.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9.54亿元,较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快速增长163.38%。

此外,根据宁德时代2020年度的业绩报告,去年,宁德时代构建营业收入503亿元,同比增长9.90%;扣住非后归母净利润42.6亿元,同比快速增长8.93%。

比起其他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还享有国内动力电池领域最广泛的客户基础。宁德时代在其财报中表示,2020年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车型有效载入共6800余款车型,其中,宁德时代设施动力电池的车型超过3400款,占比约一半。

宁德时代还是国内许多整车厂的供货商。它为北汽、上汽、广汽、东风和吉利等五大车企集团贡献了超五成的动力电池;此外,蔚来ES8、小鹏P7、理想ONE、威马EX5等热卖车型均搭载了宁德时代电池或电芯。

在动力电池装机量上,宁德时代在全球的竞争优势进一步扩大。

据韩国行业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最新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电动车电池能耗为47.8 GWh,同比增长127%,宁德时代一季度的大幅快速增长为主要推动力。

数据表明,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同比快速增长320.8%至15.1 GWh,市占率从2020年全年的25%再度扩大至31.5%,而其最大竞争对手LG化学以及松下市占率则分别上升至20.5%和16.7%,松下市占率一年内上升近10个百分点。

虽然已经坐稳动力电池头把交椅,但巨头的烦恼也不少。

想要赶风口的玩家已经好比于造车。无论是老输掉电池供应商、还是新玩家整车厂,都在瞄准动力电池赛道。

国外有LG化学等企业虎视眈眈,国内比亚迪已经对宁德时代构成了威胁。

2020年3月,比亚迪发布基于磷酸铁锂材料的刀片电池,并逐渐从出租对外开放给第三方车企供应。

比亚迪还在寻求将动力电池公司弗迪合并上市。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称,“弗迪将转变中国汽车工业在全球新能源浪潮中的角色和分工。”

除比亚迪外,国内外整车厂也纷纷探寻动力电池领域。

像宁德时代的客户特斯拉,就曾在2020年9月的电池日上回应,弗里蒙特的“试验工厂”已开始少量生产4680电芯,预计达到年产能10GWh,计划2021年底实现上述产能目标。

传统车企如戴姆勒、大众集团、通用汽车都在计划布局电池工厂。而国内,长城汽车、广汽集团、吉利科技集团都纷纷发布了动力电池项目和计划。

动力电池的竞争正在愈演愈烈。

在不久前的那场企业家高端对话中,沈南鹏曾问曾毓群,“假如说10年以后(车企)只剩10家,这十家里面有多少家来自中国?”

他答复称,“我觉得70%不会来自中国。”

电池巨头宁德时代,需要大笑到最后吗?

*本文为全天候科技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不得刊登,如需刊登,请求在后台恢复“刊登”二字,获取刊登格式要求。原标题:《“制造”新的首富背后:宁德时代的进击与主因》

读者原文

原创 全天候科技 全天候科技从福建农村考学到上海,从外企闯荡到创办宁德时代,曾毓群的人生自由选择都必不可少“赌性”二字。他曾带领宁德时代,打破动力电池日韩分天下的现状;又在守业之外,向产业上下游延伸。新能源风口下,动力电池赛道新的老玩家挤迫,宁德时代的时代还有多久?作者 | 芦依 编辑 | 于惠如被“李氏家族”霸榜20余年的香港首富榜,开始出现新面孔。据《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截至5月3日数据,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名列升至全球第42名。通过瑞廷时代持有人宁德时代近25%的股份,曾毓群身价约345亿美元,个人财富一度多达李兆基(321亿美元)和李嘉诚(344亿美元),问鼎香港首富。包括曾毓群本人,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宁德时代有9人位列其中。公开信息表明,曾毓群出生于1968年。从福建农村考学到上海,从外企闯荡到创办宁德时代,曾毓群的人生选择都必不可少“赌性”二字。他曾率领宁德时代,超越动力电池日韩分天下的现状;又在守业之外,向产业上下游伸延,探寻电池及以外的生意。由于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随企业股价、市值实时变动,截至新闻报道,香港首富重又回归李氏家族手中。虽然交回了首富接力棒,但在一众地产豪商中,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的造富故事更贞有所不同。这位新的首富的经常出现,为中国在新能源汽车,特别是动力电池领域的弯道超车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曾毓群曾公开发表回应:“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世界第一”。宁德时代的营收、装机量都证明了他的自信。宁德时代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实现营收191.67亿元,同比增长112.2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快速增长290.5%。但随着新能源火热,无论是电池厂商,还是整车厂都瞄准了动力电池赛道,这也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更严峻的竞争下,宁德时代的“时代”还有多久?2021年,资本市场仅次于的风口,当科新能源及智能汽车。受资本热捧,美股特斯拉一年内股价涨幅超过700%,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车企市值翻番,新造车企业领头人身价也上涨。不同于国内外新造车、传统势力之间的较量,宁德时代是这些企业背后的“隐形巨头”。作为全球头部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不仅为特斯拉等新造车代表供货,还与奔驰和本田等传统车企合作。国内新造车三家企业也选择了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随着新能源的火爆,这家幕后巨头也开始走上台前,获资本注目。例如,在2020年清仓蔚来后,高瓴资本转而重仓宁德时代,股份了100亿元的定减。而在动力电池装机量不断提高下,宁德时代的股价从2019年年底的106.18元上涨至当前的384元。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宁德时代最新市值约8945亿元人民币。宁德时代5月6日最新市值,来源东方财富在风口和资本的加持下,宁德时代也兴起了一批亿万富翁。除了曾毓群本人以外,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还有8位来自宁德时代的亿万富翁,这一数量甚至超过了谷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根据他们持有的宁德时代股份计算,还包括曾毓群在内的9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合计近720亿美元。多达,除了董事长曾毓群之外,联席副董事长黄世霖和李平的净资产分别为147亿美元和66亿美元。早期投资者裴振华净资产达85亿美元。另外5位分别是:Zhao Fenggang(身价24亿美元)、吴凯(23亿美元)、Wu Yingming(19亿美元)、 Chen Qiongxiang(18亿美元)和Chen Yuantai(13亿美元)。除Chen Qiongxiang是早期投资者之外,其他四人都在宁德时代兼任高管职位。自2011年创办至今,宁德时代的崛起仅在十年之间。短短十年茁壮为动力电池供应商巨头,宁德时代的崛起离不开创始人曾毓群的鲜明个性——崇尚“赌性”。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记述有关曾毓群的一桩往事。据一位早年投资宁德时代的人士认为,在参观时看到曾毓群办公室墙面上的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疑惑为什么不悬挂“爱人拼才会赢”。而曾毓群的答案是,“光拼成是过于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这种“赌性”贯穿了曾毓群的创业经历。曾毓群出生于福建农村,现在是中国香港居民。他17岁毕业上海交通大学的船舶工程系,1989年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企,在国企仅腊了3个月,曾毓群就自由选择去东莞的外资企业打拼。此后十年,他都在日企TDK旗下子公司新科磁电厂“历练”。较好的工作表现,让曾毓群取得了管理层的接纳。1999年,受管理层邀请,曾毓群开始做电池涉及的创业项目——在香港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ATL”)。ATL主要做手机锂电池,凭借高性价比,ATL于2003年进入苹果供应链,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并逐渐发展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回忆起去做到电池项目的要求,曾毓群曾回忆道,“这几乎是一种冲动。”后来,因当时政策规定动力电池不能仅有外资生产,2011年ATL将动力电池事业部分拆出去,在宁德另成立了一家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几番股权调整后,宁德时代成为纯粹的中资企业。在手机电池行业获得一定成绩后,曾毓群也认识到了新能源汽车行业对动力电池的稀缺。因此,新的正式成立的宁德时代,开始专心动力电池研发。彼时,动力电池市场还是日韩的天下,而国内电池企业都在低端的磷酸铁锂市场游走,不敢向更高端的三元锂电池进发。但宁德时代自由选择双管齐下,既生产价格低廉的磷酸铁锂电池,也去探索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2011年,华晨宝马向宁德时代递去了第一根“橄榄枝”,沦为宁德时代第一个汽车客户。宁德时代生产的第一款动力电池就配备在华晨宝马的新能源车上。曾毓群也曾认为,能和华晨宝马合作“是运气比较好”。“我们一开始做到动力电池的时候,就是跟宝马合作。宝马本身是国际化的公司,所以你的产品在他的中国产品中可以用,在他的德国产品中也可以用。”据AI财经社报导,2016年,政策开始补贴低续航的动力电池,以三元锂电池为主,宁德时代是当时唯一可扶持的目标。在政策红利下,宁德时代超越了动力电池由日韩分天下的现状。2017至2019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已经全球第一,而LG化学、松下、三星等企业已经被超越。2018年6月,宁德时代登陆创业板,当前市值已多达9000亿。宁德时代在海外市场的前进也十分迅速。例如,截至2020年1月,宁德时代在欧洲几乎没开展业务,但在2020年底,它已成为欧洲第四大电池供应商。过去几年,磷酸铁锂电池在与三元锂电池的竞争中落败,截至2019年,三元锂电池已经占有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动力电池的路线之争本已掉落帷幕,但随着三元锂电池频频经常出现燃烧事故,磷酸铁锂电池势头又起。4月9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回应,宁德时代在未来3至4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生产能力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则不会逐渐减少。在主营业务上,宁德时代不断调整着电池的技术路线。更是通过合作或投资,向产业链上下游伸延。早在去年8月,宁德时代就公告称,将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投资,金额约190亿元。4月27日,宁德时代又称,计划在未来一年内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投资总额同样不多达190亿元。在扩展品类方面,宁德时代最近与此前渊源颇深的ATL签署了两份合资合约,白鱼共同出资成立两家合资公司,主营应用于家用储能、电动两轮车等领域的中型电池,两家合资公司的投资额合计达140亿元。除此以外,宁德时代更是在探寻动力电池以外的新生意。在日前上海交通大学建校125周年企业家高端对话上,曾毓群曾和校友沈南鹏进行对话,谈及了宁德时代在“碳中和”概念下能做到的事。“除了以动力电池为核心、争取替代移动式化石能源以外,宁德时代还希望在储能和发电领域与新型太阳能电池结合,将固定式的化石能源更换;此外在一些比如挖矿、钻探和碎矿石、运矿石等领域,宁德时代也期望能与智能化和电动化企业合作,实现无人化运作。”崇尚“赌性”的曾毓群极具热情。他曾公开回应:“日本人发明者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到大,中国人把它做世界第一”,“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存在的价值”。宁德时代的财报数据表明,曾毓群有自信的资本。4月29日晚间,宁德时代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表明,宁德时代一季度构建营业收入191.6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2.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9.54亿元,较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63.38%。此外,根据宁德时代2020年度的业绩报告,去年,宁德时代构建营业收入503亿元,同比快速增长9.90%;扣非后归母净利润42.6亿元,同比快速增长8.93%。相比其他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还享有国内动力电池领域最广泛的客户基础。宁德时代在其财报中表示,2020年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车型有效地载入共6800余款车型,其中,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的车型超过3400款,占到比约一半。宁德时代还是国内许多整车厂的供货商。它为北汽、上汽、广汽、东风和吉利等五大车企集团贡献了超强五成的动力电池;此外,蔚来ES8、小鹏P7、理想ONE、威马EX5等热销车型均搭载了宁德时代电池或电芯。在动力电池装机量上,宁德时代在全球的竞争优势进一步不断扩大。据韩国行业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最新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电动车电池能耗为47.8 GWh,同比快速增长127%,宁德时代一季度的大幅快速增长为主要推动力。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同比增长320.8%至15.1 GWh,市占率从2020年全年的25%再度扩大至31.5%,而其仅次于竞争对手LG化学以及松下市占率则分别上升至20.5%和16.7%,松下市占率一年内上升近10个百分点。虽然已经跪稳动力电池头把交椅,但巨头的苦恼也不少。想要赶风口的玩家已经好比于造车。无论是老对手电池供应商、还是新的玩家整车厂,都在射击动力电池赛道。国外有LG化学等企业虎视眈眈,国内比亚迪已经对宁德时代构成了威胁。2020年3月,比亚迪发布基于磷酸铁锂材料的刀片电池,并逐渐从自用开放给第三方车企供应。比亚迪还在谋求将动力电池公司弗迪合并上市。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称,“弗迪将改变中国汽车工业在全球新能源浪潮中的角色和分工。”除比亚迪外,国内外整车厂也纷纷探寻动力电池领域。像宁德时代的客户特斯拉,就曾在2020年9月的电池日上回应,弗里蒙特的“试验工厂”已开始少量生产4680电芯,预计超过年产能10GWh,计划2021年底实现上述生产能力目标。传统车企如戴姆勒、大众集团、通用汽车都在计划布局电池工厂。而国内,长城汽车、广汽集团、吉利科技集团都纷纷公布了动力电池项目和计划。动力电池的竞争正在愈演愈烈。在不久前的那场企业家高端对话中,沈南鹏曾问曾毓群,“假如说道10年以后(车企)剩下10家,这十家里面有多少家来自中国?”他回应称之为,“我觉得70%不会来自中国。”电池巨头宁德时代,需要笑到最后吗?*本文为全天候科技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刊登,如须要转载,请求在后台恢复“刊登”二字,提供刊登格式拒绝。原标题:《“生产”新首富背后:宁德时代的进军与隐忧》

上一篇:十年初心不改 厦门网络文化征程再起!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上一篇:看南平 〉《福建新闻联播》关注南平两会

您可能也感兴趣:

推荐阅读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