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三明市检察机关发布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时间:2022-12-07 来源:福建热线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不仅牵涉到每一个家庭,还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发展。

值此“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之际,三明市检察院筛选了3个典型案例,通过这批典型案例发布,向全社会重申和彰显检察机关依法打击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遵守法律监督以确保未成年合法权益的决意和忠诚立场,同时期望能进一步增强全社会对未成年人权益维护的关心和关注,共同建构人与自然、法治、平安的社会环境,保障未成年人健康、快乐、快乐成长。

案例一:

事实无人养育孤儿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2019年9月,李某发现其妻黄某脱轨,心有愤恨。2020年3月某天晚,李某找到黄某欲外出,便跑到黄某身后,右手卡其颈部并用力往后纳,黄某窒息而亡。黄某死后,留下年满12周岁、10周岁和6周岁的3名未成年子女。

【检察机关赴任情况】

2020年8月8日,公安机关以李某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8月20日,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李某,12月16日,检察机关以李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向人民法院宣判,2021年4月23日,中级人民法院以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继续执行。

案发后,因母亲丧生、父亲被拘留,3名未成年孩子正处于监护缺失状态,归属于事实孤儿,外祖母承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但因年老且经济困难,已无力养育3名孩子。检察机关立即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为3个孩子申请5万元司法救助金,并与民政部门联系,为孩子们申请人办理“事实孤儿”优抚政策,将其划入国家民政救助体系。但检察机关在办理中发现3名孩子中有2名的户籍地在龙岩,无法享受当地事实孤儿补助。为确保3名孩子能同等获得优抚政策,检察机关向龙岩市民政部门提交2名孩子的申请材料。经两地民政部门审批,3名孩子被确认为“事实孤儿”,每月每人可领取1400元困境儿童救助金。

【典型意义】

该案的成功办理是检察机关联合民政部门开展“合力监护、相伴成长”保护关怀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专项行动的有力伸延,也是对“事实孤儿”救助帮扶的积极探索。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不仅要确保定性精确,证据确实充分,而且将目光聚焦到案件中未成年人,准确把握“事实孤儿”的认定标准,对符合条件的及时认定并请求民政部门提供救助,实现全方位、最大化维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案例二:

吴某某被拐卖解救安置案

【基本案情】

2019年3月30日,吴某车祸怀孕后生下一名男婴,起名吴某轩。吴某的父母吴某甲、杜某某认为家庭经济条件差,吴某患有三级精神残疾,生活无法自理,没有抚养吴某某的能力。2019年6月12日,吴某甲以6.6万元的价格将孩子背叛给江某某夫妇养育。

【检察机关赴任情况】

2020年3月9日,公安机关以吴某甲涉嫌拐卖儿童罪立案侦查,2020年4月14日,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吴某甲。6月11日,检察机关以吴某甲构成拐卖儿童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1月9日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吴某甲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伍千元。12月28日二审法院做出裁定,保持一审判决。

检察机关在法院案件时找到,被人贩子男婴吴某某仍生活在勾结人家庭中。根据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民政厅《关于妥善安置打拐救出儿童的意见(全面推行)》的规定,公安机关在破案被拐卖(骗)儿童类犯罪案件时,应该依法救出被人贩子(被骗)儿童,不得由勾结家庭继续抚养。检察机关督促公安机关将吴某某解救。因本案系亲生亲卖属监护侵犯案件,检察机关经评估后认为吴某家庭已不合适抚养吴某某,便协商民政部门将吴某某交由临时收养家庭安置。为彻底解决吴某某的监护及先前生活问题,2021年1月29日,检察机关向民政部门收到检察建议,建议民政部门作为申请人,向法院驳回撤销监护权诉讼。考虑到民政部门搜集证据及法律专业能力受限,检察机关牵头公安机关收集涉案证据,对吴某民事行为能力进行司法鉴定,公告找寻吴某某生父,并于3月12日向法院明确提出反对控告意见书,协助民政部门申请人撤销吴某、吴某甲、杜某某对吴某某的监护权。3月29日法院裁决接纳了检察机关支持控告意见书,依法裁决撤销吴某、吴某甲、杜某甲的监护资格,指定民政局作为吴某轩监护人。

【典型意义】

父母作为子女的法定代理人,如果实施了监护侵犯的不道德,相当严重伤害子女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子女合法权益的,检察机关有责任通过撤消监护权等方式开展法律监督,增进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获得有效确保。本案中,检察机关在办案初期制定明确方案,运用民事、行政等手段构建全面司法保护。根据监护侵害的情形谨慎安排安置,实地考察确认原家庭的监护能力,在暂不福利机构能安置被拐儿童的情况下,会同民政部门共同研究安置措施,决定有领养意愿的合适家庭临时寄养,避免因频繁变更抚养人导致二次损害。同时以支持控告方式,协助民政部门明确提出撤消监护权诉讼,由民政部门作为被拐卖儿童的监护人,以国家监护维护被拐卖儿童健康成长。

案例三:

雷某某国家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雷某某系初中在读学生,2010年7月29日,雷某某父亲驾驶员二轮摩托车时撞击路中绿化花围,致摩托车侧翻倒地,雷某某父亲跌倒于路面,刘某某醉酒驾驶员二轮摩托车随后行经至该肇事路段时,为逃离倒于路面上的二轮摩托车,向左打方向时碾压雷某某父亲,雷某某父亲在送医救治途中丧生。法院裁决刘某某赔偿金雷某某家庭15万元,因刘某某家庭经济困难,经协商,雷某某家庭获得6万元赔偿。

【检察机关赴任情况】

雷某某国家司法救助案系检察机关与当地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摸排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条件的贫困户中发现。三明市检察院于2019年5月24日收到基层检察院的司法救助申请人,经审查确认:2010年雷某某的父亲因交通事故丧生,其家庭丧失了主要劳动力和生活来源。雷某某现年13周岁,就读于初中,其母亲于2014年再嫁在厦门农民工,因经济困难,无能力尽抚养义务。雷某某祖父母因家庭困难亦无法养育雷某某,雷某某寄住在外祖父母家中,每月350元的低保补助金不足以维持生活。雷某某系低保户,属国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检察机关为其申报4.5万元国家司法救助金。因雷某某系由未成年人,为确保救助资金用于雷某某生活和自学中,检察机关经与当地镇政府协商,由镇政府代为管理司法救助金,采行分期发放形式实施救助。两级检察机关针对雷某某的学习帮扶和心理疏导等事宜开展座谈交流,多次对雷某某和所在学校进行回访,理解其自学、生活情况,抓住孩子成长关键期,引导其刻苦自学,用勤奋创造美好未来。

【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协商当地党委政府、教育部门等各方力量,将国家司法救助与救助金监管、教育帮扶、心理纾缓结合。一是为确保未成年人司法救助金专款专用,探索第三方代管和分期使用模式,协调未成人当事人及其家属与所在乡镇政府签订《司法救助资金委托管理协议书》,采行被救助人+银行账户印鉴取款方式用于救助金,要求做好资金用于记录。二是针对雷某某有较大后遗症阴影,厌学情绪明显的情况,主动协商检校合作,为其制定教育帮扶和心理疏导方案,安排一对一“小老师”学习帮扶,展开定期心理疏导,建议班主任老师定期走访雷某某,关心其生活细节,鼓励其认真学习。三是协调学校对雷某某校讯通费用、住宿费减免,进一步减轻雷某某的生活压力。

原标题:《三明市检察机关发布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上一篇:漳州市“党史教育·文明同行”知识线上答题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上一篇:激动!三明这个地方C位亮相2021央视春晚(3)

您可能也感兴趣:

推荐阅读

图文欣赏